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 >
傷心咖啡館之歌

傷心咖啡館之歌

出版社: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時間:2018-04-01
開本: 32開 頁數: 166
讀者評分:5分2條評論
本類榜單:文學銷量榜
中 圖 價:¥14.4(3.8折) 定價  ¥38.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傷心咖啡館之歌 版權信息

  • ISBN:9787540247652
  • 條形碼:9787540247652 ; 978-7-5402-4765-2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傷心咖啡館之歌 內容簡介

《傷心咖啡館之歌》是美國天才女作家麥卡勒斯的經典小說集,共收錄七篇傳奇之作,包括一部中篇和她十七歲時發表的處女作《神童》等六篇短篇小說,以孤獨、疏離的主題貫穿演繹人情世間之愛欲、憂傷與甜蜜。其中Z負盛名的中篇小說《傷心咖啡館之歌》,講述了小鎮三位男女青年之間詭異、荒誕、絕望的愛情故事,表達了一個與愛情同樣永恒的情感主題——孤獨,并用愛的荒謬來印證孤獨的必然和無解,以撕心泣血的絕望祭出了Z沉重的刑判:“孤獨是人的宿命,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夠改變,甚至連愛也不能?!?/p>

傷心咖啡館之歌 目錄

永遠的麥卡勒斯和《傷心咖啡館之歌》 /


傷心咖啡館之歌 /


神童 /


賽馬騎師 /


席林斯基夫人與芬蘭國王 /


旅居者 /


家庭困境 /


樹·石·云 /


譯后記 /



展開全部

傷心咖啡館之歌 節選

傷心咖啡館之歌
小鎮本身是很沉悶的;鎮子里沒有多少東西,只有一家棉紡廠、一些工人住的兩間一幢的房子、幾株桃樹、一座有兩扇彩色玻璃窗的教堂,還有一條幾百碼長不成模樣的大街。每逢星期六,周圍農村的佃農進城來,閑聊天,做買賣,度過這一天。除開這時候,小鎮是寂寞的,憂郁的,像是一處非常偏僻、與世隔絕的地方。*近的火車站在社會城,“靈犭是”和“白車”公司的長途汽車都走叉瀑公路,公路離這里有三英里。這兒的冬天短促而陰冷,夏日則是亮得耀眼,熱得發燙。
倘若你在八月的一個下午在大街上溜達,你會覺得非常無聊。鎮中心全鎮*大的一座建筑物上,所有的門窗都釘上了木板,房屋向右傾斜得那么厲害,仿佛每一分鐘都會坍塌。房子非常古老,它身上有一種古怪的、瘋瘋癲癲的氣氛,很叫人捉摸不透是怎么回事,到后來你才恍然大悟,原來很久以前,前面門廊的右半邊和墻的一部分是漆過的——可是并沒有漆完,所以房子的一部分比另一部分顯得更暗、更臟一些。房子看上去完全荒廢了。然而,在二樓上有一扇窗子并沒有釘木板;有時候,在下午熱得*讓人受不了的時分,會有一只手伸出來慢騰騰地打開百葉窗,會有一張臉探出來俯視小鎮。那是一張在噩夢中才會見到的可怖的、模糊不清的臉——蒼白、辨別不清是男還是女,臉上那兩只灰色的斗雞眼挨得那么近,好像是在長時間地交換秘密和憂傷的眼光。那張臉在窗口停留一個鐘點左右,百葉窗又重新關上,整條大街又再也見不到一個人影。在那樣的八月下午,你下了班真是沒什么可干的;你還不如走到叉瀑公路去聽苦役隊唱歌呢。
可是,這個鎮上是有過一家咖啡館的。這座釘上木板的舊房子,在方圓若干英里之內也曾是頗不平常的。這里擺過桌子,桌子上鋪了桌布,放著紙餐巾,電風扇前飄舞著彩色的紙帶。一到星期六晚上,更是熱鬧非凡??Х瑞^的主人是愛密利亞·依文斯小姐??墒鞘惯@家店興旺發達的卻是一個名叫李蒙表哥的駝子。另外,還有一個人在這段咖啡館的故事里扮演了一個角色——他是愛密利亞小姐的前夫,這個可怕的人物在監獄里蹲了很久以后回到鎮上,把事情搞得一團糟,又一走了之??Х瑞^早就關閉了,可是它還留存在人們的記憶里。

這地方原先也不一向就是咖啡館。愛密利亞小姐從她父親手里繼承了這所房子,那時候,這里是一家主要經銷飼料、鳥類以及谷物、鼻煙這樣的土產的商店。愛密利亞小姐很有錢。除了這店鋪,她在三英里外的沼澤地里還有一家釀酒廠,釀出來的酒在本縣要算首屈一指了。她是個黑黑的高大女人,骨骼和肌肉長得都像個男人。她頭發剪得很短,平平地往后梳,那張太陽曬黑的臉上有一種嚴峻、粗獷的神情。即使如此,她還能算一個好看的女子,倘若不是她稍稍有點斜眼的話。追她的人本來也不見得會少,可是愛密利亞小姐根本不把異性的愛放在心上,她是個生性孤僻的人。她的婚姻在縣里是件奇聞——這次結婚既古怪,又讓人提心吊膽,僅僅維持了十天,使全鎮的人都莫名其妙,大吃一驚。除開這次結婚,愛密利亞一直是一個人過日子。她經常在沼澤地她的工棚里待上一整夜,穿著工褲和長筒雨靴,默默地看管蒸餾器底下的文火。
愛密利亞小姐靠了自己的一雙手,日子過得挺興旺。她做了大小香腸,拿到附近鎮子上去賣。在晴朗的秋日,她碾壓蘆粟做糖漿,她糖缸里做出來的糖漿發暗金色,噴鼻香。她只花了兩個星期就在店后用磚蓋起了一間廁所。她木匠活也很拿得起來。唯獨與人,愛密利亞小姐不知怎樣相處。人,除非是喪失了意志或是重病在身,否則你是不能把他們拿來在一夜之間變成有價值、可以賺錢的東西的。在愛密利亞小姐看來,人的唯一用途就是從他們身上榨取出錢來。在這方面她是成功的。她用莊稼和自己的不動產做抵押,借款買下一家鋸木廠,銀行里存款日漸增多——她成了方圓幾英里內*有錢的女人。她本來會像議員一樣富的,可是她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特別熱衷于打官司和訴訟。為了一點點屁大的事,她會卷入到漫長而激烈的爭訟里去。有人說,要是愛密利亞小姐在路上給石頭絆一下,她也會本能地四下看看,仿佛在找可以對簿公庭的人。除了打官司之外,她的日子過得很平靜,每一天都跟上一天差不多。只有那次為期十天的結婚算是一個例外。除開這件事,她的生活沒有什么變化,一直到愛密利亞小姐三十歲的那個春天。
那是四月里一個溫暖、安靜的夜晚,時間將近午夜。天上是沼澤地鳶尾花的那種藍色,月光清澈又明亮。那年春天莊稼長勢很好。過去幾個星期里棉紡廠一直在加夜班。小河下游那座方方的磚砌的工廠里亮著黃黃的燈光,傳來織布機輕輕的無休止的營營聲。在這樣的一個夜晚,你聽到遠處越過黑黝黝的田野,傳來一個去求愛的黑人的慢悠悠的歌聲,你會覺得蠻有意思。即使是安安靜靜地坐著,隨便撥弄一把吉他,或是獨自歇上一會兒,腦子里啥也不想,你也會覺得蠻有滋味。那天晚上,街上闃寂無人,不過愛密利亞小姐鋪子的燈光卻亮著,外面前廊上有五個人。其中之一是胖墩麥克非爾,這人是個工頭,有一張紫赯臉和一雙細氣的、紫紅色的手。坐在*高一級臺階上的是兩個穿工褲的小伙子,那是芮內家那對雙胞胎——哥兒倆都又高又瘦,動作遲緩,頭發泛白,綠眼睛老是似醒非醒。另一個人是亨利·馬西,一個羞怯、膽小的人,舉止溫和,有點神經質,他坐在*低一級臺階的邊緣上。愛密利亞小姐自己站著,靠著洞開的門的框上,她那雙穿著大雨靴的腳交叉著,在耐心地解她撿來的一根繩子上的結子。他們好久都沒有開口說話了。
雙胞胎里的一個一直在望著那條空蕩蕩的大路,他首先開口了?!拔铱匆娪幸粋€東西在走過來?!彼f。
“是一只走散的牛犢?!彼值苷f。
走過來的身影仍然太遠,看不清楚。月亮給路邊那溜開花的桃樹投下了朦朧、扭曲的影子。在空中,花香、春草甜美的氣息和近處礁湖散發出的暖洋洋、酸溜溜的氣味,混雜在一起。
“不,那是誰家的小孩?!迸侄整溈朔菭栒f。
愛密利亞默不作聲地瞅著路上。她撂下繩子,用她那棕色的大骨節的手撫弄工褲的背帶。她皺著眉頭,一綹黑頭發披落在腦門上。他們等待的時候,路上誰家的狗發狂般嘶啞地吠叫起來,直到有人從屋子里喊了幾聲,止住了它。五個人直到那身影靠近,走進門廊附近的黃光圈,才看清那是什么。
那是個陌生人,陌生人在這樣的時辰徒步走進鎮子,這可不是件尋常的事。再說,那人是個駝子,頂多不過四英尺高,穿著一件只蓋到膝頭的破舊襤褸的外衣。他那雙細細的羅圈腿似乎都難以支撐住他的大雞胸和肩膀后面那只大駝峰。他腦袋也特別大,上面是一雙深陷的藍眼睛和一張薄薄的小嘴。他的臉既松軟又顯得很粗魯——此刻,他那張蒼白的臉由于撲滿了塵土變得黃蠟蠟的,眼底下有淺紫色的陰影。他拎著一只用繩子捆起來的歪歪扭扭的舊提箱。
“晚上好?!蹦橇_鍋說,他上氣不接下氣。
愛密利亞小姐和前廊上那幾個男人既不打招呼,也不開口。他們僅僅是瞅著他。
“我在找一位愛密利亞·依文斯小姐?!?
愛密利亞小姐把頭發從前額上抹回去,抬起下巴?!霸趺椿厥?”
“因為她是我的親戚?!绷_鍋回答。
雙胞胎和胖墩麥克非爾抬起頭來瞧著愛密利亞小姐。
“我就是,”她說,“你說‘親戚’,指的是什么?”
“那是因為……”那羅鍋開始說了。他顯得忸怩不安,仿佛都快哭出來了。他把提箱擱在*低一級臺階上,手卻沒有從把手上松開?!拔覌尳蟹夷荨そ芴K潑,她老家就在奇霍。大約三十年前她**回出嫁的時候離開了奇霍。我記得她說起過,她有個叫瑪莎的同父異母姐妹。今兒個在奇霍,人家告訴我那就是您的母親?!?
愛密利亞小姐聽著,腦袋稍稍歪向一邊。她一向是一個人吃星期天的晚餐,從來沒有一大幫親戚在她家里進進出出,她可算是六親不認。她倒是有過一個姑奶奶,在奇霍開了家馬車行,可是這老太太已經死了。除此以外,只有一個姨表姐妹住在二十英里外的一個鎮上,可是此人與愛密利亞小姐關系不好,偶爾面對面碰上,彼此都要往路邊啐一口痰。不止一次,有人想方設法要和愛密利亞小姐攀上些曲里拐彎的親戚關系,然而都是枉費心機。
那羅鍋背起一部又臭又長的家譜來,提到一些仿佛離題十萬八千里的人名地名,都是前廊那些聽眾聞所未聞的?!斑@樣一來,芬妮和瑪莎·杰蘇潑就成了同父異母姐妹。而我又是芬妮第三個丈夫的兒子。因此你和我就算是……”他彎下身去解提箱上的繩子。那兩只手像鳥爪,在不住地顫抖。箱子里裝滿了各種各樣的破爛——破舊不堪的衣服和古里古怪的廢物,有點像縫紉機的零件,或是什么同樣毫無用處的東西。羅鍋在里面掏了半天,找出來一張舊相片?!斑@是一張我媽媽和她的同父異母姐妹的合影?!?
愛密利亞小姐沒有開腔。她把下頜從這一側移到那一側。你從她臉上可以看出她在想什么。胖墩麥克非爾接過相片,湊到燈光底下去瞧。相片上是兩個兩三歲的蒼白、干癟的小孩。兩張臉僅僅是兩個模糊不清的白團團,你說它是從哪一家的照相本上撕下來的都成。
胖墩麥克非爾把相片遞了回去,沒有表態?!澳銖哪膬簛?”他問。
那羅鍋的聲音遲遲疑疑的?!拔沂窃诘教庌D悠呢?!?
愛密利亞小姐仍然沒有開口。她僅僅是靠在門邊上,低下頭去看著羅鍋。亨利·馬西神經質地眨巴著眼,兩只手搓來搓去。接著他一聲不吭地離開*低一級臺階,走了。他是個軟心腸的人,小羅鍋的處境很使他同情,因此他不想等在這兒親眼目睹愛密利亞小姐把新來的人從她產業上趕出去,從鎮上趕出去。小羅鍋站著,提箱在*低一級臺階上敞著口;他吸了吸鼻子,他的嘴嚅動著。也許他開始感到自己的處境不妙了吧。也許他明白作為一個陌生人,提了一箱子破爛到鎮上來和愛密利亞小姐攀親戚是件多么不妙的事了吧??傊?,他一屁股坐在臺階上,突然間號啕大哭起來。
一個素不相識的小羅鍋半夜時分走到店前來,然后又坐下來哭,這可不是一件尋常的事。愛密利亞小姐把前額上那綹頭發往后一抹,那幾個男人不安地對看一眼。整個鎮子一點聲音也沒有。
*后,雙胞胎里的一個說道:“他要不是真正的莫里斯·范恩斯坦,那才怪哩?!?
每個人都點點頭,表示同意,因為這是一個含有特殊意義的說法??墒橇_鍋哭得更響了,因為他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什么。莫里斯·范恩斯坦是多年前住在鎮上的一個人。其實他只不過是個動作迅速、蹦蹦跳跳的小猶太人,他每天都吃發得很松的面包和罐頭鮭魚,你只要一說是他殺了基督,他就要哭。后來他碰到了一件倒霉的事,搬到社會城去了??墒亲源艘院?,只要有人缺少男子氣概,哭哭啼啼,人們就說他是莫里斯·范恩斯坦。
“唔,他很苦惱,”矮胖子麥克非爾說,“這總有個什么原因?!?
愛密利亞小姐邁了兩下她那遲緩、笨拙的步子,跨過前廊,下了臺階,站在那里若有所思地端詳那陌生人。她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長長的、棕黃色的食指,去戳戳他背上的駝峰。羅鍋仍然在哭,可是已經安靜些了。夜晚很寂靜,月亮的光輝依舊很柔和,很明澈——天氣有點轉涼。這時候愛密利亞小姐做了一件稀罕的事;她從后褲兜掏出一只瓶子,用掌心把瓶蓋擰開,遞給羅鍋讓他喝。愛密利亞小姐是不輕易賒酒給人的,在她來說,即使請人白喝一滴酒也幾乎是件史無前例的事。
“喝吧,”她說,“能讓你開胃的?!?
羅鍋停止了啜泣,把嘴巴周圍的淚水舔干凈,照別人的吩咐做了。他喝完后,愛密利亞小姐慢慢地啜飲了一口,用這口酒暖暖她的嘴,漱漱口,然后吐掉。接著她也喝起酒來。雙胞胎和工頭有自己花錢買來的酒。
“這酒真醇,”胖墩麥克非爾說,“愛密利亞小姐,你釀酒還從來沒釀壞過?!?
那天晚上他們喝酒(兩大瓶威士忌)這件事很重要。否則,很難想象以后會發生什么事。也許沒有這點酒就壓根兒不會有咖啡館。愛密利亞小姐的酒確有特色。它很清冽,嘗在舌頭上味兒很沖,下了肚后勁又很大。但事情還不僅是這樣。大家知道,用檸檬汁在白紙上寫字是看不出來的??墒侨绻鸭埬玫交鹕先タ疽豢?,棕色的字就會顯出來,意思也就一清二楚了。請你設想威士忌是火,而寫的字就是人們隱藏在自己靈魂深處的思想——這樣,你就會明白愛密利亞小姐的酒意味著什么了。過去忽略了的事情,蟄伏在頭腦一個陰暗的角落里的想法,都突然被認識,被理解了。一個從來只想到紡紗機、飯盒、床,然后又是紡紗機的紡織工人——這樣的一個人說不定某個星期天喝了幾杯酒,見到了沼澤地里的一朵百合花。也許他會把花捏在手里,細細觀察這纖細的金黃色的酒杯形狀的花朵,他心中沒準突然會升起一種像痛楚一樣刺人的甜美的感覺。一個織布工人也許會突然抬起頭來,生平**次看到一月午夜天空中那種寒冽、神奇的光輝,于是一種察覺自己何等渺小的深深的恐懼會突然使他的心臟暫時停止跳動。一個人喝了愛密利亞小姐的酒以后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他也許會感到痛苦,也許是快樂得癱瘓了一般——可是這樣的經驗能顯示出真理;他使自己的靈魂溫暖起來,見到了隱藏在那里的信息。
他們一直喝到半夜過后,這時,月亮躲進了云堆,夜晚因此變得又冷又黑。那羅鍋仍然坐在*低一級臺階上,身子可憐巴巴地朝前傴著,額頭靠在膝蓋上。愛密利亞小姐站著,兩手插在褲兜里,一只腳支在第二級臺階上。她好久沒有出聲了。她那副表情在稍稍有點斜眼的人的臉上常??梢砸姷?,他們在沉思的時候,臉上總是既顯得非常聰明又顯得非常瘋狂。*后,她說話了:“我不知道你名字叫什么?!?
“我叫李蒙·威里斯?!蹦橇_鍋說。
0
0
“好,你進屋去吧,”她說,“爐子上還有些剩飯,你可以吃?!?
愛密利亞一生中,撇開打算作弄人家、想敲人竹杠的那些回不算,請人吃飯的次數真是屈指可數。因此,前廊上那幾個人都覺得不大對頭。事后,他們互相嘀咕說,她那天下午準是在沼澤那邊喝酒來著??傊?,她離開了前廊,胖墩麥克非爾和雙胞胎也動身回家了。她插上前門,向四周掃了一眼,看看她的貨物是否都完好無缺。接著她走進廚房,那是在店鋪的盡里頭。羅鍋尾隨著她,拽著他那只手提箱,一面吸鼻子在嗅氣味,一面用他臟外套的袖口擦鼻子。
“坐下,”愛密利亞小姐說,“我把飯菜熱一熱?!?
他們那天晚上一起吃的那頓飯頗為豐富。愛密利亞小姐有錢,在吃喝上頭從不虧待自己。吃的東西里有炸子雞(胸脯肉讓羅鍋挑到自己盆子里去了),有山藥泥、肉卷拌青菜,還有淡金色的熱甜薯。愛密利亞小姐吃得很慢,胃口好得像個莊稼人。她吃的時候雙肘支撐在桌子上,頭低俯在盆子上,雙膝分得很開,腳抵在椅子的橫檔上。那羅鍋呢,他狼吞虎咽,好像幾個月都沒聞到食物的香味了。吃飯時,一滴淚從他骯臟的臉頰上慢慢地滑下來——那只不過是剛才殘余的一小滴眼淚,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意義。桌子上的燈擦得很干凈,燈芯邊上發出一圈藍光,在廚房里投射出一片歡樂的光亮。愛密利亞小姐吃完晚餐,用一片松軟的面包把盆子擦得干干凈凈,然后把自制的澄澈、噴香的糖漿澆在上面。羅鍋也照辦,不過他更講究,居然還要換一只干凈的盆子。愛密利亞小姐吃完后,把椅子往后一翹,把右拳握緊,用左手去摸摸她右臂干凈的藍布襯衫下堅硬的肌肉——這已經成為她每頓飯后不自覺的習慣動作了。接著她從桌子上拿起燈,腦袋朝樓梯那邊點點,示意羅鍋跟她上樓。
店鋪樓上有三間房間,愛密利亞小姐從生下來就住在這里——兩間臥室,當中是一間大客廳。很少有人參觀過這些房間,但是大家知道這里陳設很講究,打掃得非常干凈??墒侨缃駩勖芾麃喰〗銋s把不知哪里鉆出來的一個骯臟的小羅鍋帶上了樓。愛密利亞小姐每回跨兩級,走得很慢,燈舉得高高的。那羅鍋在她身后挨得那么緊,搖曳的燈光在樓梯墻上投出來的他們倆的影子都并成扭曲的一大團了。不久,店面二樓上的窗子也跟全城一樣,是一片漆黑了。
翌晨,天氣晴朗,溫暖的紫紅朝霞里摻雜著幾抹玫瑰色的光輝。小鎮四郊的田野里,土畦是新翻耕過的。一大早,佃農們就在栽種墨綠色的煙草的嫩苗。鄉野的烏鴉貼緊地面飛翔,在田疇上投下了飛掠的藍色陰影。在鎮上,人們很早就提著飯盒去上班,紡織廠的窗戶在太陽下閃爍出耀眼的金光??諝馇逍?,桃樹上花枝招展,像三月的云彩一樣輕盈。

傷心咖啡館之歌 作者簡介

卡森?麥卡勒斯(Carson McCullers,1917—1967)
二十世紀美國Z重要的作家之一。麥卡勒斯生于美國佐治亞州哥倫布,十七歲時本來打算去紐約朱利亞德學院學習鋼琴,后來改變主意進入哥倫比亞大學夜校學習文學創作,十九歲開始構思,二十二歲完成《心是孤獨的獵手》的創作。此外,她還著有《傷心咖啡館之歌》《婚禮的成員》《金色眼睛的映像》《沒有指針的鐘》《抵押出去的心》等。
麥卡勒斯一生倍受病痛折磨,十五歲時患風濕熱,但被誤診和誤治。之后,她經歷了三次中風,一系列疾病嚴重摧殘了她的身體,導致她在二十九歲時癱瘓??ㄉ?麥卡勒斯的作品多描寫孤獨的人們,孤獨、孤立和疏離的主題始終貫穿在她的所有作品中,并烙刻在她個人生活的各個層面。

商品評論(2條)
  • 主題:

    書收到以后一直在閱讀,現在才想起來給賣家一個好評。讓我從中學到了很多知識,幾天看下來,不斷地發現這套書里的優點,內容很全面,書的質量也是可以的,沒有異味,字體大小剛剛好,不管白天晚上閱讀起來眼睛都不會感覺累,這個價格能買到這么一套書真的是挺好的??!

    2020/8/9 17:11:49
    讀者:******(購買過本書)
  • 主題:

    這本書真的很不錯!

    2020/7/19 15:33:22
    讀者:yin***(購買過本書)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
官场少妇交换_高清无码久道中文字幕_国语对白刺激精品视频_老猫影院手机免费观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